深度:斯特林超神?马奎尔稳定+卢克肖激活才是英格兰获胜妙招

英格兰在温布利以一个2-0干脆利落地击败了老对手德国,取得了1966年以来面对德国的第一场大赛胜利。

相比于下半场相对更加开放的场面,上半场的比赛在有些球迷眼里可能略显沉闷。德国这边将呼声甚高的格雷茨卡放进了首发,而刚刚伤愈的穆勒也回归主力。而英格兰这边,则是完全如预期中那样,回归了3中卫阵型,将上一场在边翼卫的萨卡顶到了锋线上,与凯恩、斯特林形成了前场三人组。

准确地说,这不是英格兰本届杯赛第一次拿出3中卫。小组赛最后一场的上半场,英格兰用了一个3个半后卫的首发,卢克·肖和萨卡是两个边翼卫的角色,而沃克在大部分阵地进攻时都从边路收回了中路。

一方面是英格兰的保守,另一方面是德国队中场的乏力。所以,英德大战的上半场,正是昨天我所说到的那种场面:有球员点对点的对抗,有整体的战术博弈,也形成了对后防线弱点的一些打击,创造出了几个机会,但整体上来说双方还是都留了后手,「不丢球」比「进球」是更优先的目标。所以,这样一个技战术内容丰富的半场,在场面上不够精彩甚至可以说是沉闷——别说吸引新球迷了,一些老球迷都看了犯困。

除了斯特林的一脚内切外,英格兰上半场占据了控球优势,但实质上打出来的威胁不多。凯恩面对球门时依旧可以形成威胁,但不仅面对球门机会寥寥,还浪费了上半场最后时刻的空门机会。下半场大放异彩的卢克·肖,此时还在被身前的斯特林置障中。最常规的威胁,分别是后场持球推进的马奎尔,和定位球战术中跑出空当头球攻门的马奎尔。

首先要分享一个观点:下半场德国队一度占据主动并不是因为什么中场克罗斯突然可以单兵作战取得优势,就像英格兰打进了两粒进球也并不是因为什么斯特林打出了封神一战。

英格兰首发的双中场里,赖斯的别扭在下半场更加明显,这让德国队在一段时间里看起来游刃有余。而斯特林的破门,则是因为索斯盖特的神来之笔将他放到了一个“不舒服”的位置上,不再让他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干什么。

萨卡下场前的5分多钟里,他每次持球都显得心态不怎么好——这可能是因为他比较好学,学会了斯特林的绝技。斯特林下半场至少2-3次从左侧带球内切后,凯恩或萨卡跑出了不错的空当,但他选择继续向前。于是,萨卡有样学样后,迅速被索斯盖特换下。南门的神来之笔在于,将斯特林放在右边路,居然盘活了不少人。

首先是他自己。在右边路的斯特林是顺足边锋,当他不屑于下底选择向中间走时,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盘带和射门了。

其次是卢克·肖。少了身前斯特林的置障,换上了速度可能不如拉什福德,但技术和进攻选择同样出色甚至更好的格拉利什后,卢克·肖彻底被解放。

然后是整个中右半边的进攻和梳理,在斯特林带来了变量后,凯恩和特里皮尔也迅速找到感觉,甚至卡尔文·菲利普斯在无球跑动上也给进攻提供了不小的帮助。

随后,斯特林内切后发现无法起脚,皮球依次传到了凯恩、格拉利什、卢克·肖脚下,最后进入禁区抢点的斯特林将饼快乐地吃下。

再之后,卢克·肖在靠近中间的位置断球后推进,传给了格拉利什,助攻凯恩锁定胜局,而斯特林也已经在更靠后点的位置到位。

当格拉利什上场后,卢克·肖在曼联展示出的进攻天赋再次展现,两人在左侧的搭档仿佛十年老队友——希望格拉利什在作出转会的选择时,充分考虑到这一点因素,如果身边的搭档是没那么无私的津琴科,可能没有踢得这么舒服。

卢克·肖配得上全场最佳,但马奎尔更值得。肖在身前是斯特林的大半场里碌碌无为,但当身前换成了格拉利什后豁然开朗。马奎尔则是在身后是不稳定的皮克福德,身前是状态不佳的赖斯的情况下,一如既往地稳定。

相较之下,斯特林可能更要感谢穆勒:如果不是尚未恢复状态的穆勒打丢了那粒绝佳机会的单刀,斯特林便是最大罪人。

不过,接下来的问题又回到了索斯盖特这边:替补席上还有桑乔、拉什福德、勒温等不少可用之人,而看起来进军决赛之路像是一马平川。所以最大的问题是,在面对乌克兰或者捷克这样的东欧球队时,还要再拿出三中卫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