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卡丹先生和马可波罗有共同的气味(三)

卡丹先生身边很多都是搞艺术的人。与卡丹先生见面,是机遇也好,缘分也好,我挺相信这种命运的安排。

我每次在做时装发布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你跟导电影似的,我就是想把这个做得跟其他的品牌不一样。

网易女人:你跟卡丹先生第一次见面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他后来为什么那么赏识你,最后把中国区代表这样一个重任交给你?因为卡丹先生跟中国的渊源也是非常深的。

方方:这个是因为宋女士,就是我的前任宋怀桂女士,当初她帮助卡丹先生创业,把皮尔 ·卡丹在中国扎下根来,所以卡丹先生当时对她也特别赏识,我是小字辈的,其实是一个特贪玩的人毕了业以后就回国探亲,回国探亲的时候就完全是玩,陪我姐姐去面试,那个时候马克西姆要招公关经理,结果阴错阳差的就把我给挑上了。

我学的是文学,跟这个不太靠谱,是英国文化。后来又回法国了以后,又不想干活了,就特想玩,不想上班,正好我的前任宋怀桂女士要办一个中国少数民族的展览,在巴黎的“中国之家”,大家都不在,我说我帮你来办吧,我帮她办的时候,她请卡丹先生去看开幕式,卡丹先生一看说“你怎么在这儿?你现在干嘛呢?”后来他说“明天来上班吧”,然后我就上班去了,第二天就给我叫回去了,这都是命吧,是机遇也好,缘分也好,我这人挺相信这种命运的安排。缘分,因为我比较感性,有的时候不是很理智。

网易女人:他除了对音乐剧、舞剧感兴趣之外,跟一些大的画家也是很好的朋友,那么他在艺术品的收藏方面有什么偏好?

方方:他的爱好很广泛,不是说就喜欢这一个画家,他真的是很广泛,原来还做过一个话剧,就是《约瑟.马丁内兹》,就是西班牙的那个画家,原来他们都是朋友,他有很多收藏的东西,我们去南方的时候,在他嘎纳的球形建筑里面,很多地方都是一屋子、一屋子的话,你都不知道是谁的,都摞在一起,比如他在巴黎的马克西姆餐厅弄了一个博物馆,把他收藏的十分之一的东西拿出来展出,剩下的十分之九都摆不下,现在真的拿出来有很多画,包括一些瓷器,包括他对这些古董的收藏,他原来经常到任何一个国家都会买一堆东西,收藏这些古董,所以他的兴趣爱好非常广泛。

方方:他永远是在边上,绝对不会在中间的,所以他自己的风格一定要保持,包括我们每年的发布,都要根据每年国际流行的面料、颜色什么的,这个我们会做变化,在款式方面,卡丹的独特风格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网易女人:是不是你们俩有一些共同的艺术气质,或者艺术爱好,所以接触下来特别投缘?

方方:当然有这的原因,因为卡丹先生自己是一个大艺术家,他身边包括原来的宋怀桂女士是搞绘画的,也是中央美院毕业的,很多都是搞艺术的人。当然,也有很多是非常专业的经商的,但是他又那么热爱艺术,包括我们宋怀桂女士在世的时候,她也经常做一些演出什么的,卡丹先生也特别喜欢,他希望把自己的作品用艺术形式推出来什么的,这都是他觉得自己跟其他的品牌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们也确实在这方面可能稍微有一点灵气吧,包括我们一年两季的时装发布,我每次在做时装发布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你就在跟导电影似的,每次都是这种情况,就是想把这个做得跟其他的品牌不一样。

方方:主要是创意,因为我是学文学的,所以可能比较会“编”,脑子里会编得比较多,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可能别人想不出来的,我能想出来,每个人的特长不一样嘛,主要是创意。

方方:一个是没有足够的钱收藏这些艺术品,我比较直,我特别喜欢服装,为什么跟卡丹先生这么多年,因为我特别喜欢服装,有的地方花钱可能不会考虑得太多,想,但是服装方面能花多少钱?买一件衣服再贵,也没有说比弄一幅达里(音)的画要多少钱,对不对?完全不一样。

方方:我在巴黎的时候,包括上学的时候,包括后来在卡丹先生巴黎总部工作的时候,工资的90%可能都花在看演出上了。因为我特别喜欢舞蹈,在法国演出都很贵嘛,所以我工资的很大一部分都去看演出了。现在也一样,所以我经常回巴黎,如果时间允许,我还会看演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