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发布2223赛季主场球衣C罗领衔出镜

直播吧7月8日讯 今天曼联正式发布22/23赛季主场球衣,C罗领衔众将出镜!

今日,曼联正式发布2022/23赛季全新主场球衣。这是自2015年曼联与阿迪达斯再次合作以来,标志性的polo衫领设计首次回到曼联球衣上。

曼联2022/23赛季主场球衣以性能、舒适性和俱乐部传统为设计重点,采用了风格独特的花纹polo衫领设计,与俱乐部历史上一些最经典的球衣相得益彰。新球衣同时致敬了过往的一些伟大球员,他们在球场内外的独特风格,使球衣融为了他们的标签。

曼联历史中有多款球衣都采用了polo衫领设计,其中一些被奉为经典。衣领元素深深地扎根于这家伟大的俱乐部的历史中,许多曾经身披这些战袍的传奇球员也同样如此。这足以证明,球衣的价值远超过它本身,它们代表着白驹过隙的时光和永世珍藏的回忆。

这款球衣的灵感来源于我们一系列经典的球衣,白色衣领上有渐变的红色几何图形设计,构成象征性的字母”M 图案。类似的设计曾在我们上赛季的第三球衣,以及1990-1992年间著名的 雪花 球衣中出现。

阿迪达斯设计总监Inigo Turner进一步阐述了这款球衣的设计理念:“Polo衫领是曼联的代名词。无论是翻起还是折下,它都在俱乐部的许多高光时刻中都占有一席之地。有着如此丰富的历史沉淀,我们希望向俱乐部最为传奇的一些球衣和球员致敬,同时将其精髓带到当下,并以全新角度融入贯穿俱乐部DNA的鲜明视觉标识和图案。”

同时,这款新球衣的面料中植入了纤细的纵向条纹,并采用了鲜明的红色,保持了多年来经典主场球衣的特征。球衣肩部有阿迪达斯标志性的三道杠设计,呈现简洁而清晰的对比。

俱乐部队徽位于左胸,右侧伴有阿迪达斯的标识。球衣中央印有Teamviewer标识,而衣袖则印有DXC Technology的标识。Polo衫领采用了单纽扣扣和设计,下摆和衣袖上的缝合提供了高品质且舒适的贴合度。

7月12日,曼联球员将在曼谷对阵利物浦的比赛中首次身着全新主场球衣登场亮相。

球天下-玫瑰德比——曼联与利兹联版权力的游戏(上)同源之争

当利兹联重返英超的那一刻,埃兰路球场前升起了“白玫瑰”的烟火。火光隐约照到了某处的曼联队徽,远远看去,像是一朵红色的玫瑰。红玫瑰与白玫瑰,在这浪漫的玫瑰德比之名下,这是一场延续世纪、横跨两地的恩怨。它无关地域,甚至不惜手足之情,一切只为荣耀而战。

1878年,兰开夏郡与约克郡铁路公司(LYR)的工人组建了纽顿希斯LYR——后来更名为曼彻斯特联的足球俱乐部,球队以英格兰金雀花王朝支脉兰开斯特家族的家徽——红玫瑰,作为胸前的队徽,誓为兰开斯特家族的荣誉而战。时至今日,曼联的队徽已演变为手持三叉戟的红魔盾徽,但盾徽周围红色圈饰所围成的,正是一朵红色玫瑰。

1904年,利兹联俱乐部的前身利兹城在约克郡正式成立。在最初,球队的球衣上未出现任何徽章与饰物。此后,球队的队徽从繁杂的市徽到简洁的字母,一直演变为今日的盾徽。然而那面巨大盾牌所守护的,正是上方那朵代表金雀花王朝支脉约克家族的白玫瑰。

1906年1月15日,两支球队在乙级联赛首次遭遇,在6000名球迷的见证下,利兹城以3-0攻破了曼联的城门,3个月后,曼联出兵远征埃兰路球场,以2-1攻陷利兹城。然而双方的恩怨,早在几个世纪前就已经产生了。

公元1455年,英王爱德华三世的两支后裔——以红玫瑰作为家徽的兰开斯特家族和以白玫瑰为家徽的约克家族,为了争夺英格兰王座发动了内战。战争从1455年开始,持续了30年时间,期间造成了英格兰史上最为血腥的陶顿战役。

莎士比亚在《亨利六世》中以拔起两朵玫瑰暗喻战争的开始,“玫瑰战争”一词遂为这场同源相残的战争增添了一份史诗的色彩。几个世纪后,乔治-马丁以玫瑰战争为原型,创作了《冰与火之歌》,让众人沉醉于精彩王权争夺中。

玫瑰战争的最后,两大家族和好联姻,将两色玫瑰合并成了一朵红白色的玫瑰,开启了都铎王朝。而恩怨却在兰开夏郡和约克郡两地人民身上延续了下去。

在1905/06赛季两次遭遇后,曼联升上了甲级联赛,而利兹城因财务违规被强行解散。一间新的俱乐部以利兹联的名义接管了球队,在废墟中重新建立起都城。

1923年1月20日,远征的利兹联来到了老特拉福德的城墙下,对刚刚升入乙级的利兹联而言,此刻的世敌曼联太过强大,利兹联仅出兵试探,在与对方0-0战平后,迅速撤军离开。

然而仁慈并非战争中的生存法则,曼联的军队迅速集结展开追击,7天后包围了埃兰路球场,一鼓作气攻破城池,取得了如今这两间俱乐部之间的首次胜利,亦是首次客场胜利。

但利兹联的将士绝不软弱,他们以内城为掩护顽强抵抗。1925/26赛季,利兹联在埃兰路以2-0的比分首次击败曼联。

这场胜利给了利兹联极大的鼓舞,1928/29赛季,利兹联主动出击远征,以2-1击败曼联,取得首次客场胜利,随后面对曼联的反击,利兹联在埃兰路再次以3-2击败对手,成为两支球队之间,首个在赛季内双杀对手的球队。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双方由于升级降级的缘故,难以在赛场上碰面,曼联直到1946/47赛季才完成了复仇,在主客场实现双杀。

在二战结束后,曼联在主帅巴斯比(Busby)带领下羽翼渐丰,拥有包括博比-查尔顿、邓肯-爱德华兹、罗杰-拜恩在内的,被称为“巴斯比的孩子们(The Busbys Babes)”的一批才华横溢的年轻将士,而利兹联在唐-里维的手中也成长起了一批以强硬和不妥协著称的近卫军,例如杰克-查尔顿、比利-布莱姆纳和诺曼-亨特。

如同在玫瑰战争中争夺王位的英王后裔,查尔顿兄弟也选择了为各自的荣誉而战。利兹联以哥哥杰克-查尔顿为后防核心,围绕他构筑起了白玫瑰坚固的城墙。而弟弟博比-查尔顿以速度著称,很快成为了曼联的当家球星,扛起红玫瑰攻城拔寨的大旗。

在以博比-查尔顿为首的“神圣三杰”的率领下,50年代曼联的大军席卷英伦,赢得了三个联赛冠军。而从60年代开始,利兹联以杰克-查尔顿所筑的坚固城墙为基础,开始向外扩张,1961-1974年间拿到大大小小8个冠军,两家俱乐部争夺英伦霸主的战火燃遍了英格兰的各个角落。

1964/65赛季联赛,两支球队的冠军争夺持续到最后一刻,双方都取得了26胜9平7负的成绩。按照当时的规定,在积分相同的情况下,要比较得失平均球(进球数除以失球数):利兹联进83球失52球,得失平均球为1.596;曼联进89球失39球,得失平均球为2.282。最终,白玫瑰倒在了王座前的红毯之上,看着曼联登上了冠军的宝座。

在那个赛季的足总杯半决赛上,两只球队狭路相逢。比赛中,利兹联的杰克-查尔顿与曼联的丹尼斯-劳大打出手。同样出现在那场冲突中的,是身披曼联战袍的博比-查尔顿。在那一刻,他已经不是那个叫做博比的弟弟,而是曼联的“神圣三杰”之一,博比-查尔顿。

红白玫瑰的恩怨,让关系本就不太融洽的查尔顿兄弟两人势同水火,背负起各自的荣耀。然而就像所有史诗故事一样,在关乎荣耀的争夺中,背叛是必不可少的元素。

曼联官方宣布修改队徽 英超20强队徽演变一览

曼联俱乐部首席执行官艾德-伍德沃德宣布,将对红魔的队徽进行修改,将“足球俱乐部”字样重新加入到队徽中。曼联俱乐部的队徽在历史上有过三次更改,最初红魔使用的是曼彻斯特的城市徽章,与曼城最初的徽章一样,在60年代,曼联设计了自己的队徽,中心图案是一艘远航的帆船,上下另有“曼彻斯特联”和“足球俱乐部”字样。如今,曼联将重新使用印有“足球俱乐部”字样的队徽。

曼联俱乐部首席执行官艾德-伍德沃德宣布,将对红魔的队徽进行修改,将“足球俱乐部”字样重新加入到队徽中。

曼联俱乐部的队徽在历史上有过三次更改,最初红魔使用的是曼彻斯特的城市徽章,与曼城最初的徽章一样,在60年代,曼联设计了自己的队徽,中心图案是一艘远航的帆船,上下另有“曼彻斯特联”和“足球俱乐部”字样。80年代,曼联队徽中首次加入手持叉子的红魔鬼形象,“曼联”和“足球俱乐部字样”仍分居上下,而在1998年,红魔再次调整队徽,去掉了“足球俱乐部”字样,上为“曼彻斯特”,下为“联队”。如今,曼联将重新使用印有“足球俱乐部”字样的队徽。